在线观影

谎容
血怒苍穹

简介:

在线观看
庙堂有妖气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

简介:墨霖来到舱门前,登上梯子伸手一推,却发现舱门被从甲板上给锁住了。 他走下梯子,四下去看,底舱里一个人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再回到舱门处,闭上眼睛,透过厚实的木板,听到甲板上混乱不堪的声音。 声音中夹杂着惨叫,还有火焰“扑落落”的声响,墨霖眉头一锁,手掌在舱门在一拍,那紧锁着的舱门和上面压着的两个木桶一起被震开。 甲板之上,约翰正组织着水手们和海盗对峙着,可惜他们的实力实在有限,被逼迫到了一个小角落里。 约翰满脸通红,却不是因为方才喝的葡萄酒,而是发觉手下竟然有海盗的内奸。 内奸先是谎称甲板上失火,把水手们都从底舱骗出来,偷偷锁上了舱门,隔断了甲板和底舱的联系。 而海盗们早就乘坐着小船靠近,在内奸的接应下潜上船。趁着水手们忙着救火之时,海盗们一拥而出,把水手们团团包围。 一场恶战下来,水手们死伤惨重,约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舱门距离战场越来越远,看着海盗们把舱门上挂了七八把锁,又压上两个沉重的木桶,却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 “这回死定了。”约翰心道,不过看到火光下前任船长布吕克谢,现在的海盗内奸那副奸猾得意的嘴脸,他就决心不能一个人孤单的下地狱,就算死也得找个人陪葬。 “布吕克谢,你这个内奸,我要跟你决斗!”约翰手持着弯刀站了出来,勇敢的指着布吕克谢道。 布吕克谢吓的一哆嗦,缩在独眼龙卢克的身后,谄媚的道:“卢克大人,是时候把他们都干掉了。” 卢克却不以为然,嘿嘿一笑道:“他要跟你决斗,我想应该给这个勇敢的人一个机会。” “可是……卢克大人,我……”布吕克谢的脸都绿了,被一旁的海盗硬在手里塞了一把刀,一脚踢了出去。 布吕克谢跌跌撞撞的来到约翰的身前,哭丧着脸,还不忘回头对卢克道:“卢克大人,侯爵的钱我不要了,你放过我吧。” 卢克脸上一寒:“还不快去决斗!” 约翰听到布吕克谢的话,心中一动,挥动着弯刀冲了过去,作势砍了下去,其实并没有用上全力。 布吕克谢身材肥胖,不过毕竟也曾经是大海上漂泊惯了的水手出身,听到风声,慌忙去挡。 两人的弯刀相撞,紧紧的贴在一起,约翰死死的压过来,几乎和布吕克谢脸对脸。 “是谁让你这么做的?”约翰低声的问道。 布吕克谢已经慌了,他根本不是年轻的约翰的对手,而卢克显然也要置他于死地,这和他做内奸之前想象的结果可不一样。 “是……是侯爵大人。”布吕克谢惨白着脸道。 “是德牧拉吗?”约翰追问道。 布吕克谢却没有回答,他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倒了下来。约翰这才看到他的后心插着一枝箭。 卢克骂骂咧咧的放下手中的长弓:“真是个废物,还想跟我分钱,去地狱吧。” 说着,他得意的看着约翰和其他十几个水手,高声的对海盗们道:“把他们丢下海,然后跟我去抓公主!” 海盗们咆哮着,向着水手们涌过来。约翰将弯刀护在身前,口中不住的祈祷着,希望死后能去天堂。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甲板上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一起回头望去,就见两个水桶斜着飞了过来,几个措手不及的海盗惨叫一声,被水桶直接砸成了肉酱。 舱门上的七八铁锁似乎是泥捏的一般,七零八落的散开,在众多海盗们惨白的表情中,墨霖从底舱登上了甲板。他一站在甲板上,身上那股气势就让海盗们从心底冒起凉气来。 “他怎么出来了!”卢克一看到墨霖,唯一的那只眼睛就瞪圆了。 本以为上了锁又压上水桶,墨霖就算是天生神力也没办法出来,卢克的机关算尽,可惜没算到墨霖不只是有力气那么简单。 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冲着一直站在身后的四个全身都裹在黑衣里的海盗道:“就是他,该你们出手了。” 其他的海盗都退后,死死的围住水手们,而那四个海盗则走上前来,直接面对墨霖。 四个海盗两个在前两个在后,前面的两个身材略微的高一些,不过比起墨霖来还是矮上半头,后面的两个则非常的矮小,而且也很瘦弱。墨霖甚至怀疑夜里的海风若是大些,是不是会把他们吹到海里去。 前面的两个海盗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兵器,是两把有半人高的剑。 “是圣骑士!”隔着人群的约翰眼睛很尖,一看到剑立刻就吼起来,“墨霖,你要小心,他们是圣骑士!” “圣骑士很了不起吗?”墨霖没察觉到任何的力量波动,就算是那两把看起来很能唬人的剑,也比他曾经见过的辛将子的剑小上好几号。 而后面的两个海盗则纹丝不动,似乎不打算出手。不过墨霖能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口中在念叨着一些古怪的字眼,却无法连接成一个有意义的句子。 两个圣骑士一言不发,两把剑一左一右的向墨霖斩了过来。从他们的身手来看,果然要比海盗们强上不少,起码这两剑非常的符合格斗的常识,速度快力道足,留有攻击的后招,目标也是墨霖最致命的身体部位。 不过这样子的程度还是太嫩了一点,墨霖根本都不需要躲闪,微微向前一个垫步,双手如同铁钳一样,硬是抓住了两把剑的剑刃。 两个圣骑士都愣住了,他们算过墨霖各种躲避的方法,却没想到他会如此的硬来。瞬间的错愕让他们付出了代价,墨霖手腕一拧,两个圣骑士就再也把握不住手中的剑柄。 “当啷啷……”两柄代表着圣骑士荣誉的剑落在甲板上。也同时让船上所有人的下巴一同落在甲板上。 “怎么会这样……他还是人吗?”卢克那只好眼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太棒了!”约翰则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拳头,为墨霖强悍的实力叫好。 不过墨霖却没空喜悦,他对后面的两个小个子更忌惮一些。虽然他们不像是有强大力量的样子,可他就是有一种直觉,这两个人才是真正不好惹的家伙。 两个圣骑士不甘心的又冲了过来,墨霖只用了最粗浅的猫鼬扑击的技巧,三两下就把他们放倒在地。 那两个小个子看着同伴狼狈的在甲板上打滚,却丝毫不见动作,依旧只是在快速的念叨着一些古怪的字眼。 就在这时,墨霖忽然觉得有些怪异,似乎身边的空间发生了什么变化。他疑惑的四处打量,忽然见到之前一直在甲板上燃烧着的几团火光越来越亮。 “不好!”墨霖心中一动,知道这两个小个子的身份了。 而几乎就在同时,约翰也发觉了什么,他大声的叫喊道:“墨霖,他们一定就是魔法师!” 约翰的这句话冗余的字眼未免太多了些,当他说到“一定”这个词的时候,两个小个子中的一个已经发动了。 一发动就是惊天动地的法术,墨霖眼睁睁的看着那小个子的身上一下子腾起熊熊的火光来,他身在火中却安然无恙,就连衣服也没有分毫的损伤。更可怕的是,他一张手,那些火焰就如同活过来一样被他指挥着跳动起来。 “地狱深处燃烧不息的火元素啊。以我之名,呼唤你们前来。成为我的魔剑,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火神之剑!”墨霖这一回终于能够听懂小个子的话了,不过对方的手中也多出了一把火焰的长剑,狂飙猛进的突刺而来。 墨霖的身体是经历过赤龙珠考验的,不过和现在是两种的情况。他之所以能够承受住赤龙珠的高温,是因为体内拥有着赤龙珠一脉相承的龙魂力量,否则早就化为飞灰了。 眼前这柄火神之剑明显是另外一种力量,墨霖可不敢鲁莽的迎接。他微微一缩身体,避开了第一剑,脚步轻巧的在甲板上一踏,想要近身击倒小个子。 不料另外一个家伙似乎也准备好了,墨霖就听他口中嘀咕着:“沐浴在极光中的冰之精灵啊,请借给我那鬼斧神工的技巧,筑出一道永恒不灭的水晶之墙吧!” 随着他的话语,墨霖身前的甲板喀喇喇的裂开,从底部升起一道晶光闪烁的冰墙。 那冰墙好像活动的一样,不阻挡火神之剑,只是拦截墨霖的前进。 墨霖透过冰墙,能看到两个小个子一个操纵着火神之剑远距离的攻击他,另外一个则操纵着冰墙阻挡他前进的方向,不禁有些恼火。 “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自从跟五位老师学了绝招之后,墨霖就弄清楚了一个道理,技巧在任何时候都是辅助,绝对的力量才是武道的真谛。 无论是卢越人的点穴术那样精妙的技巧型攻击手段,还是屠龙术那种燃烧生命的强大招数,归根结底在于使用者的力量。 蛇九幽和小白对此阐述的最清楚,他们的招数简单实用直截了当,用最强悍的力量撕破的不但是对手的身体,还同时摧毁他们的自信。 墨霖吸收了太多的龙魂力量,也算是有一些妖兽一族的性格,面对两个魔法师巧妙的攻防招数,他并不打算费脑筋去破解,而是用了最简洁明了的方式——砸墙! 墨霖的拳头上凝聚着灵能,先躲开了从天而降的火神之剑,然后跳起来,用最简单的直拳狠狠的轰在了冰墙上。 “这个蠢货,竟然用拳头去砸水晶之墙,他的掌骨一定断掉了。”卢克拍掌大笑起来,他还记得白天被墨霖丢出几十米的惨样,巴不得墨霖手脚都断掉,他才好把丢掉的脸面折磨回来。 可惜卢克错了,墨霖这一拳看起来平淡无奇,最多就是拳头上那红色和橙色夹杂着的灵能显得有点奇特,不过效果却是很不错。 冰墙被击中地方留下一个拳印,墨霖飘然飞退,才刚一落到甲板上,那巨大的冰墙就发出“咔嚓”的声响。 以拳印为圆心,冰墙上出现无数到蜘蛛网一样的裂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的碎裂了。 那操纵冰墙的魔法师显然也没有估计到这种后果,错愕的看着碎成一片片的冰墙在甲板上逐渐化为冰水,气的直跺脚。 “让我来对付他。”火神之剑又来了,这一回是拦腰斩过来。魔法师见墨霖的实力过人,下手也狠辣了许多。 墨霖瞧见那不甘心的魔法师又在嘀咕着,心知他不知又要搞出什么古怪的东西来。他孤身一人,令狐紫和月瑶都在底舱,还是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想到这里,墨霖点亮了风之明点,身体若一阵风,借着火神之剑斩过来荡起的风,嗖的射向两个魔法师。 一旁两个圣骑士想要阻挡,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眼花缭乱哪里还拦的住。 墨霖冲过两个圣骑士,不顾火神之剑从后面追刺而来,猛地扑上去,小白的灵猫抓左右开弓,凌空两抓下去。 火神之剑的主人当胸挨了一抓,惨叫一声倒了下来。没有了他的控制,那气势汹汹火神之剑顿时失去了力量的来源,在空中闪了闪,砰的散落成无数的小火星,很快就熄灭掉了。 而另外那个正在低声念叨着什么的魔法师更惨,他的脑袋被墨霖抓中,直接就血光四溅,横死当场。 墨霖心中暗叫一声苦,小白这些招数实在太过狠辣,他没控制住力道,出手重了些,两个魔法师一死一伤,伤的那个恐怕也没法活了。 卢克以下所有的海盗都傻眼了,船上一片静谧,连大声喘气的人都没有。 “我……我这就滚。”卢克发现墨霖向他看过来,蹑手蹑脚的想要逃走。 “站住。”墨霖吼了一声,他刚杀了人,眼睛还是红的,吓的卢克两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饶命啊!”卢克哭哭啼啼的求饶起来,两个魔法师就是最好的榜样,让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了。 其他的海盗一见头儿都软了,也都纷纷丢下武器,一起告饶起来。 墨霖眼中的红色渐渐的消散掉了,他捂住心口,有些诧异。之前曾经经历过走火入魔,那还是因为吸收宇宙力量的时候的疏忽,而这一次的感受却不同,好像受到了什么蛊惑一样,想要把眼前的一切生灵都屠杀掉。 墨霖忽然想到卢越人告诫过他的话,除了让他留意身体的承受力极限之外,也曾经说过龙魂力量虽然已经被墨霖控制住,可却会无声无息之间的侵蚀人的心灵。若不是墨霖的心志坚定,只怕早就被污染了。 而现在的情况表明,龙魂力量还真是无孔不入,以后使用的时候可要小心点为妙。 面前的卢克等人一个劲的求饶,连抬头看一眼墨霖的勇气都没。墨霖脸上的寒光敛去,瞧着他们就烦,正想让他们滚蛋,就见约翰走过来,在他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 墨霖点了点头,对海盗们道:“除了那个独眼龙,其他的都滚吧。要是再让我看见,就见一个杀一个。” 海盗们如蒙大赦,不过这回没忘记墨霖的脾气,先把两个魔法师的尸体给收拾掉,这才灰溜溜的逃走了。 卢克却不知道墨霖要做什么,他身上可是还因为白天那一摔疼的呢,眼看墨霖的眼色不善,吓的骨头都酥了。 约翰虽然是狐假虎威,算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弯刀一晃架在了卢克的脖子上,微微用力一压,吓的卢克大叫饶命起来。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约翰喝道,“是什么人要对付公主?” “我……”卢克本来害怕的要命,听到约翰的问题却闭上了嘴。 “不说吗?”刀上的力量加大了些,刀尖顶在卢克颈部的动脉上,将他的皮肤割开个小口子。 “不要杀我。”卢克颤抖着道。 “那就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约翰喝道,他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如果卢克再不说,等到刀刃把动脉割破,就算神仙也救不活他了。 “我说!”卢克总算聪明,就算背后的主使人再厉害,现在也救不了他,不如先活下来再说。 “到底是谁!” “是……”卢克略一犹豫,终于还是给出了答案,“是德伦特侯爵。” “怎么可能!”不但约翰大吃一惊,就连一旁对此并不太感兴趣的墨霖也是一愣。 “德伦特侯爵不是公主的情人吗?”墨霖奇怪的道。 话音未落,身后就“砰”的一声响。 墨霖和约翰愕然回头去看,就见罗琳软倒在甲板上,两眼含着泪花,完全不复趾高气昂的女强人模样。 △△△ 大海上的日出总是让人心情舒畅的,看到如同个红皮鸡蛋一样的太阳从海平线下忽然的跳出来,本来昏暗的天空中一下就绽放出光明来,墨霖的心情也格外的好。 不过约翰就惨了,他这个夜晚先是被海盗们的偷袭折腾的差点丢掉了性命,好不容易由墨霖解决了麻烦,罗琳公主又暴走了。 墨霖这一回可算是见识了女人发怒有多么可怕。 罗琳一开始的委屈状差点连墨霖都给骗了,觉得她虽然为人有点傲慢无礼,可毕竟在感情上还是个受害者。没想到不等墨霖对她的同情心稍微增加,罗琳就开始了爆发。 可怜的卢克成为了那位负心的德伦特的替罪羊,罗琳叫水手们准备了一堆的酷刑,算是给墨霖开了眼界。 凄惨的卢克惨叫了整整一晚,把德伦特如何收买他,让他抢夺罗琳嫁妆的事情全盘托出。而等他没有了利用价值,就被罗琳叫人捆住手脚,直接丢进海里喂鲨鱼了。 此刻罗琳正坐在距离墨霖不远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初升的旭日,不知在想着什么。 墨霖对这个喜怒无常,性格反复多变的女人没什么好感。他看过了日初,打算回舱去看看月瑶是否从酒醉中苏醒过来。 “墨霖,我有事要你去做。”墨霖才一动步,罗琳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来。 “罗琳公主,请你注意,我不是你的属下,没有义务为你做事。”墨霖不满的道,这个女人还真是公主做惯了,真把她自己当成什么人上人了。 罗琳大概没想到会被墨霖抢白,愣了一愣,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立刻引起船上其他水手的恻目,倒是让墨霖脸红耳赤起来。他这个人绝不吃硬,可是哭鼻子这种软刀子,却是完全经受不起的。 “我说……你别哭了。”墨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劝女人停止哭泣,只能笨拙的采用最简单的方法。 没想到罗琳却哭的更厉害了,一边哭还一边道:“德伦特不要我了!父皇也不要我了!你也欺负我,你们杀了我算了……” “我说罗琳公主,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墨霖听了半天,发觉她把所有的错误都推给别人,弄的自己跟个纯洁的天使一样,不禁有点光火。 罗琳却没想到墨霖不但不哄她,反而又凶巴巴的吼她,一下子惊呆了,连哭都忘记了。 “你现在的遭遇,完全是你自己的错。你的父亲为什么不要你,你的情人为什么要抢劫你,你要先想想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不要把责任都推到别人的身上。”墨霖的声音越来越高。 罗琳却一下子就蹦起来,对墨霖指手画脚道:“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我……”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墨霖一巴掌甩在罗琳的脸上,然后问道:“你要怎么样?” 罗琳傻住了,眼泪无声的从脸上留下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墨霖本以为她还要发癫,却没料到她竟然温顺的坐了下来,抽泣了一小会,忽然抬起头来楚楚可怜的道:“我能请求你帮我杀掉德伦特吗?只要你能帮助我,我也可以帮你完成任何一个心愿。”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在线观看
芙蕖开过尚盈盈
妻主倒插门儿

简介:

在线观看
清史情书
网游之吃货路人甲

简介:“你的七脉轮功底很好。”木之精魂的无数根须在墨霖的身上游走了一圈,给了他这样一个评语。 “都是爷爷教的好。”墨霖谦虚的道。 木之精魂的根须点了点,表示赞同道:“我虽然从来没去过地上的世界,不过我的子孙们遍布在大地的每个角落,也告诉过我朱评漫的名字。看起来,他不但是超级强者,也是个不错的老师。” “你的根轮和密轮的基础很雄厚,火龙珠的力量又将你的七万两千脉都疏通扩展,以后修炼另外五轮会简单许多。”木之精魂继续道,“……不过你还不太擅长运用这些力量。” 墨霖早知道这个弱点,可惜自从离开墨家之后,他就处在颠沛流离之中,根本没时间对症下药来解决问题。 “七脉轮的修炼之法是朱评漫教你的,运用之法自然也要由他来传授。我是木元素的精魂,别的不懂,只能教你一招木系的神通。”木之精魂道。 “太好了。”墨霖兴奋的道,他知道面前的木之精魂乃是天地初开时的五行精气凝聚成的精灵,具有通天彻地的大神通,能得到他的指点,简直就如同做梦一样。 “五行之精,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木曰曲直的意思你懂吗?”木之精魂道。 墨霖点点头,这些他曾经在墨者学堂里学过。 “木曰曲直代表着生长。木就如同春天,生机向四周扩散,树木花草生长茂盛,枝条向四周伸展,养料往枝头运输,拥有勃勃的生命力。”墨霖答道。 “很好。”木之精魂道,“五行之中,火的攻击最强悍,水的缓和能力最好,金的冲击能力最强,土的防御能力最好。而木的能力则在于它对生命的支撑。” “这有点类似于医家和根轮的力量,不过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的。现在我要教给你的叫做意念之触,看好了。” 木之精魂说完,无数的根须微微的扬起来,一股温和的气息辐射开来,拂在墨霖的身上,让他觉得一股生机在身体的内部滋生起来。 这生机不同于根轮里的生命力,而是潜藏在体内的每个细胞中,在木之精魂那些根须的摇动之中,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 “闭上眼睛,记住这种感受。”木之精魂道。 墨霖慢慢的闭上眼睛,感受着那风。渐渐的,他感觉到一只有无数手指的大手抚摸在身上,那轻柔的感觉让他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妈妈抚摸儿子,就是这种感觉吧。”不知为什么,墨霖的心底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正想着,那手的动作让墨霖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 “这是怎么!”墨霖只觉得那手竟然缓缓的没入自己的体内,在身体的内部游走起来。 这绝对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感觉,那大手经过的五脏六腑都一阵的清爽,好像焕发了新生一般。 “你能感觉到吗?”那手似乎触摸到墨霖的意识,让他浑身一颤,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受,就好像身体完全不设防,赤裸裸的有些恐惧。 “能……”墨霖完全无需借用语言和动作,直接在意识里和木之精魂沟通着。 “很好。你觉得这只手是实还是虚?”木之精魂问道。 墨霖无法回答,他有种想要睁开眼睛看的冲动,却忍住了。他的直觉告诉他,无论怎么回答都是错的。 “你果然很聪明。”墨霖的想法立刻就被那只手捕捉到,他惊讶莫明,这才知道那手不但能够触摸到五脏六腑这些实物,竟然也能抓住人的意识。有这样一只手的话,那世界上简直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这就是意念之触,以意念来施展,有效范围是十步。如果你认为它是实,它却没有形体,无影无踪。可如果你认为它是虚,它却能抓住任何的东西,甚至你的一个念头。”木之精魂道。 “它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可以洞彻别人的心灵,也可以透悉自己的想法;可以催活万物,也可以毁天灭地。一切的一切,都看你如何的去运用。”木之精魂说话中,那手慢慢的没入墨霖的意识之中,若有若无扩散开来。 “我现在教你如何召唤它使用它,至于如何运用,全凭你的内心。”木之精魂最后道,随即他将操纵意念之触的方法教给了墨霖。 这是一种依靠提升精神力将意念强化至极点的招数,非常的耗费精神力。墨霖按照木之精魂的方法略一施展就大汗淋漓,只觉得筋疲力尽,浑身酸软,比经历一场恶斗还要疲惫。 “你的个性很坚强,这是好基础。不过你的精神力还需要磨练,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不过练成之后,你会得到应有的回报。”木之精魂最后留下这些话,便离开了。 墨霖呆坐在地上,回味着意念之触的种种。他不像木之精魂那样是天地诞生的精灵,有无尽的木元素可以驱使运用。他想要提升精神力就要先把灵能淬炼的精纯,再以之支撑精神力。 “果然是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呢。”墨霖心想着。 正琢磨着,眼前白影一闪,小白已经跳在他的肩膀上。 “老大,下面该我教你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要是学不会或者学得慢,我就咬你!”小白呲牙威胁道。 墨霖笑呵呵的在小白的脑袋上一拍:“来吧,谁怕谁啊!” △△△ “呼呼……”墨霖的呼吸很平稳,他已经昏睡了整整一天。 其实自从完全掌握了入静的奥妙之后,墨霖已经很少睡觉了,都是利用入静的机会来恢复体力和精力。 不过这几天他实在太疲惫了,先是蛇九幽,后是木之精魂,然后又是小白,接二连三艰苦的修炼简直没有一点的停歇。 当小白终于放过墨霖,承认他过关之后,墨霖就一头栽倒,瞬间入眠。 “墨霖哥哥不会有事吧?”月瑶守在墨霖的旁边,手轻轻的抚在他的头发上。 “放心吧,这小子骨头硬的很。”卢越人摸了一下墨霖的脉,见脉象平稳有力,就知道他不但没事,而且在睡梦之中也在调息着体内的力量。 “墨霖哥哥这几天都好累啊,你们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吧。好不好啊爷爷?”月瑶的小嘴甜的如同抹了蜜,撒娇的跟朱评漫道。 朱评漫嘿嘿一笑道:“好吧,我就让他多休息一下。” 月瑶这才放心下来,她拉住墨霖的一只手,口中念念叨叨的数落着墨霖拼命修炼,不按时吃东西也不理会自己的身体之类的罪状,也不管墨霖是否能够听见。 小白和朱评漫非常识趣的离的远远的,两个老家伙在男女情爱上没有丝毫的经验,只能大眼瞪小眼的远远看着。 月瑶说着说着就说累了,最后趴在墨霖的胸口呼呼大睡起来,一脸的香甜。 这几天赤龙珠的状态一直都不稳定,众位强者也没怎么休息。之前对抗赤龙珠时大家都耗费了太多的力量,直到如今也没完全恢复。 墨霖这一睡,倒是让互相之间有些较劲的强者们也放松下来。 蛇九幽,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凑成一堆,都在默默的恢复着妖力。卢越人盘腿静坐着,他的徒弟雷喃则用几根金针在他的穴位上来回扎着,不知在搞什么鬼。 木之精魂早不知道钻去了哪里,看不见影子。除了小白偶尔响起的呼噜声,祭台周围一片静寂。 朱评漫本来一直在闭目养神,忽然睁开了眼睛,悄然的起身来到墨霖的身旁。 他伸出手去在月瑶的头上轻轻一抚,然后将她拉开。再一把揽住墨霖的腰,提着他脚步轻点,快若飞鸟的消失在远方。 雷喃听到衣袂翻飞的声音,正想回头去看,却听卢越人低声道:“心无旁骛。” 雷喃忙端正了姿势,将一根金针刺进卢越人的头顶百会穴上,不过好奇心还是让他忍不住的问:“师父,他干嘛要带走墨霖,是要逃走吗?” 卢越人缓缓的睁开眼睛,神情凝重的吐出三个字来:“屠龙术……” 墨霖从熟睡中醒过来,看到朱评漫正背对着他。 朱评漫高大的身影不知为何显得有些落寞,墨霖惊讶的道:“爷爷,这是怎么了?” 朱评漫缓缓的转过头来,手探入怀中,取出了一件物事,轻轻丢过来。 墨霖伸手接住,只觉身体一颤,一股冰凉的煞气直冲进体内,让某个在墨霖意识中深藏着的灵魂战栗的发抖。 “屠龙匕?”墨霖一惊。 朱评漫丢过来的正是屠龙匕,漆黑的刀鞘不知是用什么兽皮制成的。虽然遮盖住屠龙匕的锋芒,可却掩盖不住其中的浓浓杀机。 如果是之前,墨霖只怕又会浑身发软。不过龙魂已经被他吞掉,而墨霖也能渐渐的控制住赤龙珠和龙魂的力量,虽然面对屠龙匕还是有些不由自主的心悸,却不至于有更强的不良反应。 “爷爷,你把屠龙匕给我是要做什么?”墨霖握紧了屠龙匕,感受着上面传递过来的冰冷,低声的问。他已经隐约猜到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即将发生。 “我要把屠龙术传授给你,你记好了。”朱评漫面无表情的道,“我只做一次。” “爷爷!”墨霖吃了一惊,“屠龙术不是要燃烧生命才能施展的吗?” “不错。”朱评漫点点头,神情肃穆。 “那爷爷你岂不是会……”墨霖慌了,“这绝对不可以。” 朱评漫斜了墨霖一眼:“我又不是白痴,难道我会为了教你屠龙术而自杀吗?” “……”墨霖这才明白他想态度了。 “屠龙术的确要燃烧生命力才能做到。不过如果能够打通七脉轮获得自觉的话,就又有不同了。”朱评漫说着,缓缓的分开双腿,双手合在身前,从身体内部迸发出虹色的光彩来。 “不需要屠龙匕吗?”墨霖感觉到手中的屠龙匕在微微的震颤着,似乎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 朱评漫叹了口气:“这么多年,它的戾气还是那么足。” 说话间朱评漫一招手,屠龙匕上涌起一股大力,一下子挣脱了墨霖的手掌,投进朱评漫的手中。 “看清楚了,我现在的状态只能施展这一次。”朱评漫说着,慢慢的将屠龙匕画了一道斜线,高高的扬起来。 “来了吗?”墨霖紧张的看着。 朱评漫看起来很是平静,墨霖感觉不到他有任何调动灵能的动作,可他体外的虹色光芒偏偏越来越盛。 终于,墨霖有点察觉了。他能感受到朱评漫体内孕育的力量,那就好像是本来巨大的力量被压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被揉搓被压迫被捶打被燃烧,想要爆炸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就以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力量猛然爆发一般。 这个机会终于来了,朱评漫脱去了屠龙匕的刀鞘,那黑色的刀刃上寒光一闪,就如同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给了朱评漫宣泄力量的途径。 一明一灭,一眼瞬间,朱评漫的动作如同慢动作般化为一个个的定格融入墨霖的记忆深处。 地面微微的一抖,小白猛然从梦中惊醒,惊愕的回首望去。远处晦明晦暗的光彩如同梦境,虹色的光芒好似焰火般,闪烁个不停。 “这老家伙……”小白本以为是赤龙珠的异动,见到这一幕反倒不紧张了,懒洋洋的重新又趴下来。 蛇九幽和卢越人也同时被惊动了,不过他们的反应都非常的平淡,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绚烂过后,世界似乎重归沉寂,而且比绚烂之前更加的静谧。朱评漫从空中飘飘落后,神情肃然的问道:“记住了吗?” 墨霖点点头,这些日子里他学到不少堪称天下无双的绝学,可眼前的屠龙术无疑是最强的,因为它是能够让蚂蚁对抗大象的力量,是人类所能做出的对抗命运的终极武器。 “很好。”朱评漫一下子就变得苍老许多,闭上双眼,直挺挺的仰天倒下来。 “爷爷!”墨霖大惊失色,冲上前去一把将朱评漫抱住。 伸手在朱评漫的颈部一摸,呼吸和脉搏虽然比常人慢上许多,却很稳定,这让墨霖安定不少。 将朱评漫带回祭坛附近,墨霖径直去找卢越人诊治。 卢越人检查了一下朱评漫的身体道:“放心吧,他没事。只是全身的精血一下子燃烧掉,需要非常深度的休息才能慢慢恢复。” 墨霖松了口气,却还是有点疑惑:“为什么会这样?” “屠龙术是一门挖掘人体所有潜力的招数,在瞬间燃烧掉人体的精血才能造成强大的破坏力。好在朱评漫已经贯通七脉轮,不至于像他师父支离益那样送命,不过也至少要休息一个月才能恢复。” “一个月那么久?”墨霖愕然,“我现在只打通了两个轮穴,看来距离使用屠龙术还太远了……” “你不同。”卢越人道,“你的身体里有龙魂的力量,脉也经过赤龙珠力量的改造,应该已经可以使用屠龙术了。而且使用之后恢复的时间也会快上很多。” “可是要昏睡一个月……”墨霖有点为难。 “你体内的脉已经可以称之为龙脉了。有这样的天赋,最多只需要三天。”卢越人道。 “三天还好。”墨霖长出一口气。 他谢过卢越人,正要带朱评漫去月瑶和小白那里休息,卢越人却道:“等你休息好了到我这里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墨霖应了,他带着朱评漫回去,就见小白缩在月瑶的怀里,他们都睡的正香。 想朱评漫平放下来,墨霖默默的守在一旁。屠龙术那具有强大爆发的招数在脑海中一遍遍的浮现着,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学习着那些动作和灵能的运用方式,直到发觉根轮和密轮的灵能开始,这才嘎然而止。 “好像是个漩涡,想要把人吸入进去。”墨霖摊开双手,感觉着手指间流动着的力量。屠龙术有种神奇的魔力,明知道这是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却还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尝试。 身旁的大家都在沉睡,墨霖却难以入眠,他想了想,决定去找卢越人。 “你来了?”卢越人垂着头正在忙碌着,不用抬头也知道墨霖的到来。 “你在做什么?”墨霖疑惑的问。 “你难道看不出来?”卢越人呵呵笑道,他的手指如飞,将几条柔软的根须来回的穿梭着。 “这是……一把椅子?”墨霖看着卢越人巧手编织出来的物件已经有了八成的完成度,总算认出来了。 “手艺不好,比不上你们墨家。”卢越人哈哈一笑,紧紧的将根须扎住,算是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然后将根须编成的椅子摆在地上,可惜毕竟不是专业出身,椅子的腿长短不一有些不稳固。 墨霖俯身下去,将四条腿略微调试一下,椅子便稳住了。 “果然还是术业有专攻。”卢越人伸手在椅子上压了压,“让你见笑了。” “前辈为什么要做一把椅子?”墨霖问。 “唔,其实我是想给你讲个道理。有把椅子似乎更直观一些。”卢越人笑道,“你来试坐下。” “能行吗?”墨霖见卢越人用的是很软的根须编织的椅子,只怕一屁股坐下去,椅子会立刻就散架。 “试试就知道了。”卢越人偏要墨霖坐一坐。 墨霖见他似乎另有深意,便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 椅子并没有墨霖所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坐,在他的谨慎下,倒是还能勉强承受住身体的重量。 “舒服吗?”卢越人问。 “不太舒服。”墨霖实话实说道,卢越人在医道上天资卓绝,不过手工方面的技巧可实在不敢恭维。 墨霖低下头来,看着有点外扩的椅子腿,心知这椅子支撑不了多一会,恐怕很快就会四分五裂。 “你不觉得这椅子就如同你的身体吗?”卢越人忽然道。 “我的身体?”墨霖疑惑不解,不明白卢越人所指。 “每个人的身体都如同这把椅子,有它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卢越人道,“你坐在椅子上,它或许能支撑一阵子,可毕竟你的重量超过了它能够承担的最大限度,所以迟早它会散架的。” 墨霖略微有些明白卢越人的用意了。 卢越人继续道:“如果是个比你体重更沉的人坐在椅子上,它会立刻裂开坏掉。而以你的身体重量来说,不会对椅子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却会慢慢的压垮它,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 “同理,你的身体也有个承受的极限。你已经在极限之中来回往返许多次,虽然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也在一次次的冒险之中增强了你的极限,可你的身体状况其实已经如同这把椅子,岌岌可危了。” 卢越人这一番话说的墨霖冷汗直流,对方是鼎鼎大名的医神,说出来的话自然不可能是无中生有。 墨霖回忆着生死关头的几番险死还生,每一次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那正是极限到来的征兆。虽然每一次他都能安然无恙,可那些压力其实一直都还存在,只等着把他压垮的最后一点力量的到来。 卢越人将手伸出来,按住墨霖胸口处的膻中穴道:“你试试运灵能到这里。” 墨霖依言而行,灵能顺畅无误的运转而来,刚刚流动到膻中穴,穴位附近的心轮和脐轮一起剧痛起来。 “哇啊……”墨霖疼的弯下了腰,灵能本来是温和滋润的,不知怎地一到了膻中穴就化为一把尖利的刀子,狠狠的扎进心轮和脐轮内。 “你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就好像这把椅子,再加一把力就要碎掉。”卢越人说着在墨霖的肩头轻轻一拍,他屁股下的那把椅子好像被压上最后一根稻草的骆驼,哗啦一声四散开来,墨霖一下子摔在地上。 “我该怎么办?”墨霖也意识到身体的状况,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强大下去,可终究忘记他只有一年多修炼武道的经历,这样的急进下来,对身体的损害是非常巨大的,而这些损害都悄然的潜藏下来,直到被卢越人点破为止。 “我会教给你一套点穴术。”卢越人道,“每日用此术抚穴一次,可以舒缓你身体的压力。不过你要切记,想要真正变强,一定要牢牢的打好基础,否则无论你的楼有多高,根基不稳,终有倒塌的一天。” *************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一起看文学网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关于墨霖拯救世界的问题,其实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可以猜测的出来。 墨家的精神就是牺牲自己,他们的信仰是利天下,为之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无论墨霖和墨家决裂到什么程度,都不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而是无奈。在面对决定天下存亡的大事时,一个人从小所受到的教育从环境中所养成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会在最大的程度上决定他的选择。拯救世界或许很老套,但从性格上来分析,墨霖只能做出这个抉择。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在线观看
惹爱成婚:小妻不好养
守护美女

简介:第一百五十五章 屠龙奇术

在线观看
列国浮沉
南少宠妻无度

简介:

在线观看

厦门嫩模热门推荐

厦门嫩模最近更新

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