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海报

电影名称:《大庆买球》

类型:神魔 / 文物保护片 / 冰川纪录片

年代:2013

资源:节日特辑

影评:墨霖垂着头吃饭,其实耳朵一直竖着,不肯漏过一个字。他想知道关于黑龙王的消息,可花家两兄弟说了半天,都只围绕着丞相和大将军,一个字都没提到黑龙王。 而墨霖也没有在城中感受到黑龙的气息,他不禁怀疑黑龙到底是不是在王宫之中。 难道和地下世界一样,有一个什么结界,把黑龙的气息都给挡住了?墨霖心中暗暗的想着,准备想个办法套出花家兄弟的话来。 吃过了饭,三女帮着花老太太收拾饭桌,花小花从怀里掏出个小木盒来,打开取出一根灰白色的小东西问墨霖:“抽吗?” 墨霖不知那是什么东西,摆摆手道:“不必了,多谢。” “这可是上好的烟卷啊,上一回南平城的太守来宫里进贡,特地给我们兄弟分了些。”花小花说着,手指一搓,指尖燃起一小团火焰,将那小东西点燃。 墨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叫做烟卷的东西,很是好奇。就见花小花将烟卷叼在嘴巴里,吸了一口之后,又吐出一团烟雾,很是怪异。 花小花的表情非常的享受,而花木瓜也取了一根,跟花小花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他们喷出来的烟雾有些刺激性的味道,还带着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墨霖这才知道这和烟斗类似,只是用另外的方法来烧烟叶而已。 花家兄弟一边抽烟一边聊着,所谈的无非都是丞相和大将军之间的互相倾轧和勾心斗角。 墨霖听了一会,瞅准了机会道:“丞相和大将军这样做,难道没人管吗?” 花木瓜一撇嘴道:“管什么管,龙王都十几年没露过面了,天下的事情都是丞相和大将军说了算,谁也管不了他们。” “龙王这么多年不露面,也不怕丞相和大将军夺权吗?”墨霖故作不知的问。 花家兄弟相视一愣,齐声哈哈大笑起来。 花小花道:“在龙王面前,狼人也好,人类也好,就跟咱们看见蟑螂一样,就算闹的再大,一脚就踩死了。丞相和大将军这点事情,龙王才看不上眼呢,估计是给当作小孩子胡乱。” 之前在狼骑兵的营地里,墨霖也听狼人士兵说过黑龙王十几年没现身的事情,此刻又从花家兄弟口中证实,这才确定。 “黑龙许久不见,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冬眠吗……”墨霖心中疑惑,暗暗决定找个机会混进王宫去打探个究竟。 聊了一会,花家兄弟回房去睡了。 小白这才从墨霖的胸口里冒出头来,嘟囔道:“他们在干嘛,好呛啊……” 墨霖拍了怕他的头,笑道:“那叫烟卷……”说着把他塞回去,去厨房了。 三女已经帮着花老太太干完了活,正和花老太太聊着天。 “你们可以去城里走一走,还是很热闹的。”花老太太道,还给三女指点着卖女人衣服和饰品的地方。 墨霖也想在城中打探下消息,便笑纳了花老太太的建议,带着三女,出门往城中繁华的大街走去。 昨晚所见的城市,和白昼里不尽相同。黑夜中的城市总带着三分鬼魅的气氛,尤其是被长长的城墙围绕着,让人的心中总是有些惴惴不安。 而眼前的城市,则显得生机勃勃,绿树环绕下,一片片的集市上挤满了人,狼人和人类一半一半,而且是井水不犯河水。 所有狼人的摊位都摆在北侧,而人类的摊位都摆在南侧,泾渭分明。狼人的摊位只有狼人光顾,人类的摊位也只有人类流连,摆明了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没想到种族之分这样的严格……”洛芊芊低声的道。 令狐紫却摇摇头:“没见到有什么严格的禁令,看起来是老百姓自发的。” 墨霖皱起眉头来,如果是哪个失心疯的人发下这种荒唐的命令,倒是还可以理解眼下这种状况。可如果真的是两个种族的百姓形成了根深蒂固的隔绝观念,那简直就是在为未来的仇恨和斗争埋下种子。 不过这也说不定是一个机会,能够让墨霖利用。他一路沉吟着,不知不觉间,手上倒是捧了不少三女购买的衣服和小物件。 洛芊芊换上一身黑色的丝绸衣服,显得非常婀娜,而令狐紫换了一身白色的长袍,气质动人。月瑶则走可爱路线,尤其是头上两个彩色的发带,最是俏皮。三女一番打扮,和街上那些女人相差无几了。 墨霖也被强迫着换了一套衣服,看样子和其他人类也都差不多,不会显得突兀。 四人逛了一圈,又找了一个大饭馆,叫上一桌当地的特色菜肴,好好的享受了一番异域风情的食物。 这是一家人类开的酒馆,生意很兴隆,饭菜也非常的可口,尤其是用这里独有的独角黄羊肉做出来的烧羊肉,裹在独特的烤馕里,一口咬下去,酥脆多汁,肉香满口,实在是人间极品美味。 小白在墨霖的胸口处冒出半个脑袋来,流水一般的把美味往嘴里塞,吃的不亦乐乎满嘴流油。 墨霖和三女也赞不绝口,吃过了肥腻香浓的肉食,再喝上一碗羊奶茶,更是回味无穷。 正吃的开心,门口一阵吵闹,墨霖抬眼望去,就见几个醉醺醺的狼人勾肩搭背,横冲直撞的走了进来。 门口的饭馆伙计陪着笑跟随他们,口中道:“几位军爷,你们要去的是对面的那家吧?” 这一家人类开的饭馆跟外面的摊位一样,客人都是人类。而街对面那一家同样生意火爆的饭馆,老板和伙计都是狼人,客人也清一色的是狼人,吃的东西和人类完全不同,气氛也截然两样。 这几个狼人想要吃饭,应该去街对面,可如今跑到这里来,还带着一身酒气,腰间挎着兵器,一看他们满脸凶神恶煞的模样,显然是要生事。 店里吃饭的客人们都胆战心惊,有胆子小的,已经悄悄往外溜了。 墨霖四人坐在饭馆最里面的座位,距离门口比较远,只能听见伙计在劝,却听那领头的一个狼人吼道:“谁说我们不能来这里吃,你订的规矩吗?” 他口中说着,抡起手来,给了伙计一个耳光。那伙计被打的转了好几圈,摔在地上,满嘴是血,吐出好几颗牙来。 一看狼人动手,老板忙迎出来,赔笑着道:“军爷,对面的馆子也有位子,我看那边的菜比较合你们的口味。” “怎么,怕我们吃饭不给钱吗?”那狼人恼怒的道,从怀里摸出几个银币,啪的拍在桌子上。 看狼人的架势,是非要在这里吃不可。老板惹不起他们,只能让伙计赶紧招待。 伙计打落了门压和血吞,只能忍气吞声的擦干净嘴,招呼他们坐下。 几个狼人大摇大摆的坐在店面中心的一张桌子,将腰间的刀剑取下来,往桌子上一放。四周的客人一见,都灰溜溜的起身,悄然的结账走人。 转眼间,店里就只剩下几桌客人了,老板叫苦不迭,却也不敢惹事。伙计上前问狼人要吃什么,一个狼人四处看看道:“给我们来一盘炒烤沙妖。” “炒烤沙妖……那是什么?”伙计愣住了,他可没听说过这道菜。 “沙妖不知道吗!就是爷爷们出生入死在沙漠上作战的那些妖怪,你难道没听说过?”狼人一瞪眼。 伙计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道:“听说倒是听说过,可没听说沙妖还能吃啊。” “我说能吃就能吃,赶紧给我们上一盘炒烤沙妖,晚了的话,把你们这店一把火烧了!”狼人哗啦一声把桌上的腰刀抽出鞘来,恶狠狠的道。 伙计吓的屁滚尿流,转身去找老板商量,他们知道这几个狼人是来找事,沙妖都是凶悍的妖怪,别说不能吃,就算是能吃,也不是这家店能抓来当食材的。 狼人们点了菜,横眉冷眼的看着剩余的客人,大多数人都禁不住他们凶恶的目光,菜都没吃完就走了,片刻之间,店里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两桌。 一桌是狼人们,另外一桌自然就是墨霖他们。 墨霖本想离开,以免惹事,却被令狐紫拉住,墨霖见她脸上一片冰霜,就知道她一定是被激起了打抱不平之心。 “我们不要惹事……”墨霖劝道。 令狐紫却冷冷道:“这些狼人太不像话了,如果不教训他们,说不定还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小白也煽风点火道:“就是,一定不能让他们太嚣张了。” 墨霖刚要再说,那几个狼人却嬉皮笑脸的起身,往这边走了过来。 令狐紫一笑,低声凑到墨霖耳边道:“他们过来了,这可是他们找事,不是我们惹事。” 墨霖心中无奈,只能暗自想着一会的善后,要是真的血溅当场,只怕花老太太那里也没办法再住了。他看到小白跃跃欲试,一把将他扯出来塞进月瑶的怀中道:“你不要出来,不然我不带你玩了!” 小白一嘟嘴,老老实实的钻进月瑶的怀中。 此刻狼人们已经四下围过来,嘴角挂着垂涎三尺的涎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月瑶。 墨霖本以为他们是发觉了小白的存在,转瞬便明白猜错了。 月瑶有妖族的血统,在人类眼中是绝顶的美女,在妖族的心中,也是一等一的尤物。虽然她一身打扮都是可爱的装扮,可妖族的审美更多是通过气味和感觉,几个狼人一见她就被迷的直流口水。 月瑶感觉到几个狼人火辣辣的目光,一瞪眼睛,嘟起嘴问:“你们要干嘛?” 她这一副娇憨的神情,落在狼人们的眼中,更是勾魂夺魄,其中一个忍不住的伸出手来去摸月瑶的脸,口中还喃喃自语道:“真是好俊俏的姑娘啊,我怎么看她不像是人类,反倒象是咱们狼人……” 他那毛茸茸的爪子眼看就要触摸到月瑶白皙的脸上,寒光一闪,狼人惨叫一声,手臂齐肘而断,血流如注。 洛芊芊冷冷的收回阴阳双刃,喝道:“滚!”

剧情简介

墨者考试结束已经两个月,从百兵城回来也有半年了,墨霖终于接到了一封令狐紫的信。3 信写的很简单,只是报了平安,顺便说了一些百兵城里的事情。其中倒是没有提到南横飞几个人的死讯,也没有提到屠龙匕丢失之后各方的反应。 南横飞几个人死在战火之中,百兵城当夜死了数百人,其中有无辜的民众也有兵家的战士,他们的尸体混杂在死者当中,倒是不会引起什么特别的风浪。 唯独屠龙匕的失踪让墨霖觉得有些古怪。鲁平为什么会把屠龙匕交给朱评漫?这其中的关系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而几次问询朱评漫,得到的回答总是含含糊糊,似乎有意想要隐藏什么。 努力了几次也得不到确切的回答,墨霖便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下来。就如同朱评漫所说:有些事情,还不需要墨霖来操心,他只要好好的修炼就是了。 墨霖想了很久才给令狐紫回了封信,告诉她自己成为工程墨者的事情。 “……墨知味老师不愧是天才,他的天工开物给我解答了很多的迷惑。现在他做我的导师,每天跟他学习工程学方面的知识,受益匪浅。对了,你告诉我的那些秘诀,我都用到了。铸成的剑很神奇,保证你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剑,如果有机会,我会带去给你看看……” 最后写下“见字如面”的字样,龙飞凤舞的署名,墨霖心中涌起淡淡的哀伤。他忽然想起百兵城那个夜晚两个同生共死的经历,一切宛如就发生在昨天。 墨霖忽然有点想念阿紫,想念她微亮的唇,想念她白衣飘飘的婆娑,想念她身上那股幽香的气味。可他眼前很快就又出现了洛芊芊的影子,只得努力的摇摇头,想把阿紫的身影甩开。 窗外花繁叶茂,桃花依旧,人面不知如何了。墨霖苦笑一声,再看了一遍书信,却发现里面全都在谈工程,谈兵器,谈修炼,只字没提自己的生活。 他想了想,终于又提起笔来加了一句。 “我和芊芊一切都好,勿念。” 封好了信,似乎封印了一个回忆和一个白衣飘飘女扮男装的俊秀少女。墨霖不知为何,忽然想在这春夏之交的温柔季节里叹一口气。 “墨霖,开工了!”墨知味的身影出现在窗前,他腆着标志性的大肚子,肩膀上背着个大大的口袋。 墨霖将信塞进怀中,出门接下大口袋,问墨知味道:“老师,今天我们要做什么?” “跟我走就知道了。”墨知味从怀里取出个油纸包,打开来里面是两个酥油饼。师徒两人一人一个,一边吃着一边往村外走去。 路过村口的车马驿站,墨霖将信交给负责通信的墨者,看到信被他收起,觉得了断了一件悠长的心事。 “小子在想什么,难道是给远方的情人写信吗?”墨知味嬉皮笑脸的问道,他颇有几分为老不尊的劲头,和墨霖之间亦师亦友,没任何的架子。 “哪有什么情人,我又不象老师那么风流倜傥。”墨霖赶忙解释。墨知味可是个大喇叭,万一被他知道些什么,只怕不用两天墨者村就全都知道了。 “那你鬼鬼祟祟的干嘛。”墨知味吃光了酥油饼,又抿了抿手指头上的油,再往衣服上随便蹭了几下,那副邋遢的样子和“风流倜傥”四个字根本八竿子也打不着。 “我哪有鬼鬼祟祟。”墨霖懊恼的道。 “哼哼,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等我明儿问问洛家的小姑娘就是了。”墨知味若有所思的道。 “千万别。我听说最近是松茸生长的季节,老师要是想吃,我明天就去采点。”墨霖央求着。 “这还差不多。松茸啊,好久没吃了,真是怀念那个鲜美的味道啊。”墨知味这才满足,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墨霖拖着沉重的口袋,唉声叹气的跟在后面,活像个可怜的小跟班。 第二天是难得的休息日,墨霖从一夜的入静修炼中醒过来,日头已经很高了。 “今天还要去才松茸,唉,墨知味老师怎么跟小白似的。”墨霖洗漱了下,从工具箱里取出个小铲子就要出门。 “老大,你去哪里?”最近身形明显往圆形方向靠近的小白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自从进入了春天,它就没日没夜的睡觉,号称要春眠,难得有清醒的时候。 “我去山上采点松茸,你要不要去?”墨霖问。 “我才不吃蘑菇,你顺便给我抓一只山鸡回来吧,要肥一点的。”小白说着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你还挑三拣四的!”墨霖郁闷不已,他觉得自己现在成了个受委屈的小媳妇,朱评漫,小白和墨知味的本领的确厉害,可脾气都古怪的很,把他折腾的够呛。 “松茸……肥一点的山鸡,再顺便挖点草药和矿石,一天就这么虚度了。”墨霖叹着气出门去了。 过了许久,睡梦中的小白忽然惊醒,眼中黑色的精光闪烁着,露出狰狞的神情。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毫不掩饰妖气的靠近墨者村!” △△△ 走在阳光明媚的山中,墨霖觉得浑身舒坦。好久没有如此轻松的时候了,屈指算来,从百兵城回来的半年里,他几乎每个夜晚都在不眠不休的修炼,很久没有品尝到睡觉是什么滋味了。 好在入静对身体和精神的恢复远远超过睡眠,除了一点潜意识里对睡觉的需求之外,墨霖倒是很少觉得疲惫。 而在吞噬龙魂打开密轮之后,墨霖就更辛苦了。除了要巩固根轮密轮的灵能,跟朱评漫学习一些战斗技巧之外,他还得跟小白学习如何炼化金针上的龙魂力量。而在成为工程墨者之后,墨知味就占据了他白天的时间,整天搞些稀奇古怪的工具和法宝。 墨霖的时间被分成了三个部分,没完没了的修炼,就算是他有兴趣有信心也有精力,可千篇一律充满了修炼的生活也实在有点枯燥。 所以他很珍惜这个宝贵的休息时间,倒也不急于完成任务,走走停停欣赏着山中的风景,听听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看看小路边开放的野花,再喝几口清凉的山泉水,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松茸生长在高山林海之间,日落山脉的群山中距离墨者村最近,也最有可能生长松茸的是日钩山,因为每次太阳落山的时候总被山峰遮挡,只露出钩子一般的形状而得名。 日钩山

略微休息了下,墨霖恢复了些精气神,背上的伤口虽然还疼,但好在已经用抚穴术止住了血,不会影响到行动。 起身离开密林,墨霖辨别了方向,寻找三女而去。 △△△ 墨霖在林中休息之时,远方的墨者村口,一条白影一闪而过,小白出现在村口。 月照中天,照出小白嘴角的血迹,他跑去日落山脉之中大肆搜刮一番,整整吃掉了一头野猪,饱餐一顿之后又大睡了一觉。 等到他一觉醒来,想起来要接应墨霖的事情,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了。小白紧赶慢赶,来到墨者村村口,只觉得阴风阵阵,心中不禁一寒。 “嘶嘶……”小白的鼻子灵的很,闻到附近的血腥味。 墨者们已经将村口打扫过,却还是留下了味道,瞒不过小白的鼻子。 “有老大的血!”小白嗅出四五个人的血腥味道,而其中一个,正是他非常熟悉的墨霖。 “老大!”小白猫眼瞪圆,三条尾巴上的白色绒毛一下子就炸了开来,尾巴高高竖起,眼睛血红,动了怒。 小白浑身妖气弥漫,一下子就惊动了墨者村的村人,村口里面的暗部立刻从暗处闪出来,一眼就看见小白。 “呜呜……”警报声响起来,全村都被惊动,不知又有什么人来侵扰村子的安宁。 村中的暗部很快就集合起来,在村口处戒备着,他们对小白十分忌惮,不敢出动出击。 小白咆哮道:“老大在哪里,你们是不是恩将仇报,把他给害了!” 暗部们心中暗惊,有人目睹了白天的一幕,心中猜测墨霖是不是被杨离给杀了。 “老大呢,你们赶快把他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就把墨者村给荡平了!”小白心头担忧着墨霖的安危,也悔恨没有在林中接应,一时间脑子乱糟糟的一团,再加上他本来就冲动鲁莽,根本也不仔细的思考,便认定墨者们都是坏人。 “三尾灵猫,不要太狂妄了。”百里奚出现在村口的竹墙之上。 “哼,废话少说,快交出老大来。”小白喝道。 “墨霖送来木之精华,看到巨子服下,情况好转之后就离开了墨者村。他出村之后发生了什么,跟墨者无关。”百里奚不露声色的道。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杨离偷袭,墨霖重伤远遁的事情,只是面对小白的嚣张要挟,墨者们的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不怕和妖兽撕破脸。 小白怒极,咬的牙齿咯咯直响:“那你告诉我,是什么人伤了老大!” 百里奚犹豫了下道:“是墨者杨离。” 墨者不说谎,面对小白的质问,百里奚不能不如实回答。 “那就好办了,反正是你们墨者,那我就杀到那个杨离出来送死为止!”小白认定了是墨者搞的鬼,狂啸一声,妖气冲天而起,整个身体都被黑色的浓烈妖气笼罩住,头顶上更是现出了一个和他一般模样,体型大了数十倍的巨大三尾灵猫的幻象。 利爪一张,灵猫抓隔空抓去,那幻象也是一般的动作,就好像一大一小两个小白在同时出手,威力增添何止一倍。 妖气凌空,破开空气,轰在竹墙上。 竹墙本来就不怎么坚固,被凌厉的妖气猛地击中,立刻四分五裂,碎成无数的竹片和碎屑。 竹墙上的百里奚腾空而起,身体上淡黄色的光辉暴涨,手掌一挥,一条淡金色的锁链直射向小白,锁链的尽头是一柄带刺的小锤,一击出来,碎空呼啸,荡起层层叠叠的灵能。 百里奚很少出手,此刻面对小白的疯狂攻击,也不得不还击。作为暗部的首领,他自然拥有强悍的实力,只是一直都隐瞒着而已。 不过小白却似乎没看见百里奚的攻击一样,口中暴喝道:“滚开,挡我者死!” 随着小白的怒喝,一道道的妖气跌宕而出,铺天盖地,如同大海的浪潮一样压迫向百里奚。 小锤被妖气一冲,锁链顿时弯折,百里奚浑身一振,几乎当场吐血。不过他还是及时的拧动锁链上的机关,小锤上的尖刺立刻强劲的弹出来,激射进妖气之中。 这种破甲刺专门突破妖气和灵能,是墨家精心打造出来的,无声无息的穿过妖气,射在小白的身上。 小白全身已经罩满了妖气,坚若钢铁,破甲刺虽然锋利无比,可却无法突破小白的身体防御,只能颓然的落下。 “就这点玩意吗,还不够给我搔痒痒的呢,墨忍那老家伙是不是已经醒过来了,让他出来给我一个交待!让他把杨离交出来。”小白无视百里奚,兀自怒吼着,妖气四面纵横射出来,将村口的房屋墙壁打的七零八乱。 百里奚颓然退后,其他暗部冲上来,想要阻挡住小白,可小白的妖气实在太过强悍,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 “天啊,这三尾灵猫太强了。”有墨者心中暗想,虽然还是拼命的向前,决不后退一步,但毕竟有了些恐惧之心。 源源不断赶到的墨者们将村口堵住,不肯让小白进村,可小白步步紧逼,将暗部们逼的连连后退,就算不惜生命,却也无力阻挡。 眼看小白已经逼近到了村口,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卷起一阵闪亮的刀芒。 刀芒一出,横扫千军,小白狂飙一样的妖气被刀芒从正中劈开,灰飞烟灭。 “什么人!是墨忍吗?”小白吃了一惊,没想到墨家竟然还有这样出色的人物,竟然一击将他的妖气击溃。 那人全身罩在黑色和黄色交错的光环中,一身黑色墨者劲装,神情冷酷,双目精光四射。 “杨离?”小白认得他,当初他曾经假扮黄鼠狼戏弄杨离,狠狠的打击了他嚣张的气焰。 “三尾灵猫……”杨离自然不会忘记那日的戏弄,一见小白,就咬牙切齿。 “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小白察觉到杨离身上怪异的力量,那是一种前所未见的强大,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不用你管,你只要好好感受一下我的力量就是了。”杨离冷笑着,腰间的狼牙自动出鞘,横在他的身前,刀刃正对着小白。 “滚开,我懒得杀你。”小白不屑的道。 “是吗?”杨离道,“墨霖是被我偷袭的,他背上中了我一刀,血流满地,不知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小白怒目圆睁,妖气一下子浓烈了数倍,遮天蔽月,把本来就黑漆漆的夜晚渲染的更加阴森可怖。 “我是说,墨霖现在只怕已经死了。”杨离笑了起来,手在狼牙的刀刃上抚过,给狼牙覆盖上一层黑色的力量。 众墨者都呆呆的看着杨离,他们都不知道杨离是怎样获得这强大力量的。 下午杨离一击杀伤墨霖的情形,他们一传十十传百,都已经有所耳闻,再联想到杨离是墨者村的天才,又刚从墨者之塔修炼出来,都认为这一定是墨者之塔的神奇功效。 只有百里奚等几个墨者的高层知道杨离力量的来源很蹊跷,只不过现在正是同仇敌忾的关键时候,不是追究真相的好时机。 “我要撕碎了你!”小白怒吼道,头顶的幻象咆哮一声,向着杨离扑了过去。 那头顶的幻象小白足有一头大象般大小,双爪一张,灵猫抓抓出,威势惊人,巨大的爪子兜头抓下,杨离的身躯在巨爪下,就好像一颗蛋。 “以卵击石。”杨离冷哼一声,口中打个呼哨,狼牙腾空而起,隐隐化作一条巨龙,张牙舞爪的冲向小白的幻象。 龙腾猫跃,两道幻象在空中纠结起来,竟然如同两个真正的猛兽,你来我往之间,两团力量连续碰撞,震动着天地摇荡,月亮无光。 争斗片刻,狼牙刀刃上黑光一闪,忽然尖啸起来,一团刀芒爆射来开,化作无数的刀光剑影。 三尾灵猫的幻象被刀芒割的四分五裂,化为乌有。 狼牙粉碎了幻象,直奔小白的本体而来。 小白双爪分开,灵猫抓凌厉的抓下来,想要将狼牙抓成粉碎,不了狼牙的刀锋上忽然爆开一团黑芒,如若闪电般激射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中了小白的胸口。 小白被来势汹汹的黑芒打中胸口,身体倒飞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 几乎在同时,杨离飞身而起,向小白奔袭而来,想要一击致命。 小白身在空中,勉强维持住平衡,狂吼一声,一口黑色的淤血从口中喷出,如同一条血箭,射向杨离的面门。 杨离挥手在身前一拂,划过的空间处结出一面巨盾。血箭喷在巨盾上,发出嗤啦的声响,那黑血之中竟然藏着致命的腐蚀之力。 这是小白遭受重创之后咬破舌尖吐出的妖元真血,也是关键时刻保命的绝招。他甫一喷出,立刻转身电射逃离,一边还一边愤恨的吼道:“杨离,你这是什么古怪的力量!” 杨离哈哈大笑,也不追赶,傲慢的道:“三尾灵猫,我饶你一命,你记好了,我这是神的力量!”

(下载小说到云轩阁 www.Y unX uanG e.com)

演员信息

...
应勋

饰演排球少年 中配版主演

了解更多
...
小中和哉

饰演眷思量主演

了解更多
...
王盾

饰演四色战记/RWBY冰雪帝国主演

了解更多
...
奥利佛·斯通

饰演豚鼠万答主演

了解更多
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